当前位置:美高梅娱乐官网 > 雷火资讯 > 美高梅娱乐资讯 > 停摆的剧组:制片人每天睁眼就要计算停工损失

停摆的剧组:制片人每天睁眼就要计算停工损失

来源:[db:出处]发表时间:2020-02-25 16:22:03发布:[db:编辑]关注:

  停擺的劇組

  90後演員洪浚嘉,自從年前回到老傢過年,至今還在傢裡曬太陽。他盤瞭下手頭的工作表,總結出4個字,“有出無進”。“《人民的正義》年前剛剛殺青,原計劃4月完工、正在拍攝中的《玉昭令》停工瞭,已經談好角色、年後要開拍的《雷霆令》延後……”

  北京演員武笑羽參演《危機先生》,戲份原本2月11日就能結束。她在傢過完年,1月27日回到成都剛拍瞭一天,1月28日,劇組停工。為瞭能隨時復工,連同主演黃曉明在內的300多名演職人員,都在酒店原地待命。

  在橫店,如果沒有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清落》最遲不會晚於3月25日殺青;如今,拍攝進行到三分之一,停工。“整個劇組有260-300人,停工後離開瞭100多人,留下來的人我要管吃管住。”《清落》制片人陳益韜說。

  在桂林,《謝謝讓我遇見你》去年12月16日開機,拍瞭一個多月,1月28日主動停工。制片人劉一說:“從來沒發生過這麼長時間的停工。2月是沒有希翼瞭,最樂觀的是3月。”

  有人在微博上做瞭“待復工劇集”的不完全統計:《大江大河2》《有翡》《青簪行》《謝謝你醫生》《親愛的自己》《親愛的戎裝》《你微笑時很美》《我就是這般女子》《一起深呼吸》《傳傢》《澀女郎》《危機先生》《小女霓裳》《玉昭令》《雪中悍刀行》《我的小確幸》……

  因為疫情,向來爭分奪秒趕進度的影視劇組,時鐘驟停。

  2月1日,中國廣播電視社會組織聯合會電視制片委員會和演員委員會聯合發佈《關於新冠疫情期間停止影視劇拍攝工作的通知》,要求在疫情防控期間,所有影視制片企业、影視劇組及影視演員,應按照國傢有關規定,暫停影視劇拍攝工作。

  事實上,1月27日,橫店影視城就發佈瞭暫停劇組拍攝活動的通知。當時,橫店共有20個劇組在拍,11個劇組、6000多人在籌備,包括《傳傢》《迷局破之深潛》《燃燒大地》《夜凜神探》《清落》等。

  面對驟然停工,陳益韜曾發微博稱,要保障劇組人員近200人的餐飲、住宿等日常支出,“一天虧50萬元,不知道多久能重新拍攝”。另一位有兩部戲在拍攝中的制片人朱文玖也對媒體表示,“我們組總共800多人,每天一睜眼就是100多萬元,壓力太大瞭。”

  陳益韜說:“如果3月中下旬能復工,損失大概在100萬(元)以內,還能接受,不至於關門倒閉。現在所有演員都接受瞭無條件延期,不和下一部戲撞檔期,各方承擔各自的損失。大傢都互相理解,不然都沒活路。”

  《謝謝讓我遇見你》劇組是主動停工的。“我到現在都認為,(主動停工)這個決定非常對。想想有點後怕,每一天都可能出現情況。”劉一說,“傢裡有做醫生的親戚,1月中旬就提醒我要小心,所以我們劇組很早就戴上瞭口罩。桂林當時還沒有發生任何事情,想著加班加點能拍完。”

  劇組原定1月24日全員吃頓年夜飯,初一放一天假,接著抓緊開工。然而,當1月23日武漢封城的消息傳來,劉一和劇組核心成員開瞭第一次會,決定取消年夜飯,改成包餃子,各自拿回房間吃;不久,桂林出現病例,公共場所也陸續封閉不再接受拍攝,劉一開瞭第二次會,為瞭保證大傢安全,同時避免整體滯留帶來更大的損失,劇組決定停工,並暫時解散。

  大部隊解散後,留守桂林的隻有制片人、導演、剪輯師等六七人,“庫房、服裝間都還在,我們留下來看東西,也抱著一線希翼能盡快復工”。劇組之前都住在同一個酒店,這傢漓江畔的酒店早已不對外營業,隻保留瞭劉一等人的房間。距離酒店200米的一傢醫院,是此次疫情的定點收治醫院。劉一從酒店窗戶望出去,能看到醫院,進出的人不多,“整個城市都很安靜”。

  為瞭節約時間和成本,劇組把之後的工作提上來做——先剪輯。這幾天,劉一的生活特別簡單規律:上午不用起特別早,下午和導演、剪輯師一起,看素材、看片子,有時候也捋下劇本,看看還缺哪些戲、哪些戲要改,晚上各自回房間。

  疫情之下,制片人每天睜眼就要計算停工損失,而無戲可演的演員也一樣焦慮。

  《危機先生》劇組所住的酒店早已不接待新客人,人員出入都要戴口罩、量體溫。酒店隻提供早餐,不能堂食,隻能打包;午餐和晚餐,劇組不允許大傢叫外賣,都是統一做、統一送到房間吃。

  武笑羽參演過《如果蝸牛有愛情》《正陽門下小女人》《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等熱門劇,原本2月14日就要進下一個組。現在,《危機先生》延期瞭,下一部戲尚無開機計劃。

  “我是北京人,經歷過2003年非典,這次一開始沒太在意。一個湖北的粉絲跟我說她買不到口罩,我還給她寄瞭100個。後來有武漢的朋友跟我分享一手的消息……我意識到不太對……有段時間刷朋友圈,刷得我快崩潰瞭。”武笑羽說。

  在《破冰行動》中飾演鐘偉一角而嶄露頭角的洪浚嘉,覺得自己還算“運氣”不錯,至少回傢瞭,“《玉昭令》是在橫店拍的,沒走的人都隔離瞭;我大學室友在武漢拍戲,隻能在酒店待著”。

  因為近來發展不錯,去年秋天,洪浚嘉成立瞭自己的工作室,在去年年底做好瞭今年的一些規劃,“錢花出去瞭,等著收入來cover(覆蓋支出)”。“現在我在傢啥都不幹,睜眼就是員工工資、房租……一個月8萬-10萬(元)的支出少不瞭。本來年前還有一筆給工作室的投資,就差最後一步簽合同。想著過完年再說,但現在估計對方也需要現金流,就沒下文瞭……”

  洪浚嘉說:“演員也分頭部、腰部、腿部,我可能算腰部,還有點存款,還可以活下去,那腿部演員怎麼辦?橫店說要復工,有人不理解,覺得不是國計民生必需品,著什麼急?其實演員是最不急的,一時半會餓不死。但劇組停工,幕後工作人員就是零收入。復工都是為瞭養傢糊口。”

  “去年大傢說影視業隆冬,行業大洗牌,現在漣漪好不容易平靜下來,咚,投進去一塊大石頭,又要洗掉一批。沒簽約的演員沒著落,簽瞭的演員也害怕——在不可抗力的條款下,解約隨時可能發生。”盡管著急,但對復工,洪浚嘉是既期待又害怕,“疫情還不明朗,現在讓我復工,我是不敢的。工作人員可以戴口罩,演員拍戲又不能戴。”

  2月10日,橫店影視城發佈復工指導意見,規定復工時間原則上不得早於2月12日24時,需經審批備案。

  聽說能復工,《清落》劇組的演職人員已經全部回來,但復工依然不易。從2月13日開始能優先復工的,要求劇組成員必須春節期間沒離開過本地。如果是從外地回橫店的人員,就由專門的車接送到專門的酒店,先隔離14天再說。

  《清落》劇組的管理非常嚴格,除瞭同房間的兩個人,其他所有人都通過“雲視頻”聯系;送餐送水到房間,樓層之間都是隔離的。陳益韜說:“橫店規定,要先在網上參加實名制的考試,單選題多選題判斷題,劇組全體人員都考到100分,才能遞交復工申請。”

  今年上半年,陳益韜原本還有3部戲在籌備中,現在全部停滯,“比起工作,我更擔心疫情,大不瞭上半年不拍瞭。企业人力成本一個月在80萬元左右,員工不上班我也得發工資,估計能撐半年”。

  從2月14日起,《危機先生》劇組部分復工,在棚內拍攝。《謝謝讓我遇見你》由於需要在公共場所拍攝,且人員已經解散,復工暫無時間表。劉一說:“最大的損失是項目的延後。本來這會兒快殺青瞭,Q2或Q3(第二或第三季度)就能上。對我們小企业來說,一個項目趕著一個項目,肯定有損失,但平臺方和資方也理解。”

  劇組停工,裹挾在其中的人們,日程表也不得不隨之慢瞭下來,很多人多年來難得有“閑”思考一些東西。

  武笑羽的房間在酒店的高層,能看到不遠處的一條小河,“這兩天河邊開始有散步的人,還有車開過”;還有一片居民樓,“每到晚上六、七點,每傢的窗戶都有燈光透出,感覺有點溫馨,也有點疼”,“等疫情結束瞭,我就想照常工作、生活,珍惜平凡的每一天”。

  洪浚嘉說:“我有兩個最大的感受,第一,手裡一定要有現金流;第二,珍惜生活。好多事沒做,我以後還可以做,但有的人可能再也沒機會做瞭。”

  陳益韜說:“從個人角度,我工作很忙,全國各地飛,以後我想回歸傢庭,多和傢人在一起;從企业角度,我以前希翼能越做越大,以後也許不再刻意追求大制作,更關註細分領域和新人新作,以前以甜寵劇為主,以後也會更關註人文情懷和現實主義。”

  過年期間還有些陰冷,桂林這兩天已經有瞭春天的感覺,天晴瞭,也暖和瞭。“經歷這一次,以後再沒有什麼解決不瞭的困難。這個行業還是很團結的,沒有出現讓我寒心的事情。我始終不認為這是隆冬,都是可以過去的。”劉一說。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蔣肖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黃鈺涵】
小技巧:百度搜索"雷火电竞"可找到美高梅娱乐官网

小编推荐更多?

玩家评论

活动推荐更多?

推荐信息